唐獎

 
初讀哥倫比亞大學法學教授約瑟夫·拉茲,最大的感受是其著述的晦澀。這並不獨是拉茲的“問題”。康德曾回應那些指責他“故弄玄虛”的人,他說:“想把主題寫得大眾化是不可想像的;相反,我們卻要使用學術性的精確語言…只有使用這種語言才能把過於草率的道理表達出來,讓人能夠明白其原意而不至於被認為是一些教條式的專斷意見。”